銀劍月光  廖鴻基

月光灑落,水波上浮漂著銀白亮點,船身輾過海面月光,翻溢出一陣陣彷彿玻璃冰裂的脆響。
才出港不久,海湧伯仰頭看了看西南天空上的大塊積雲,加足了馬力。我們要在月亮進入雲層前,趕到大約 二十公里 外一處「橄仔樹腳」的漁場。這個漁場這幾天有很好的白帶魚收穫。
    農曆十五,月圓,大潮水,我們預料白帶魚將在今夜傾巢而出。
    船身飛快,排氣管上噴出零星火花,一頃月光往船後傾斜挪移。一股股長浪舉出銀白雪峰,浮浮沉沉,從天邊張挺著一路湧向船舷。月光煥照。海上低空揉合 海洋顏色浮現大片沉藍光幕,四周靜謐,所有聲音似乎都被摒隔在沉藍光幕外。船聲空空洞洞,似遙遠天際傳來的回響。月光海洋顯露出女性懷抱的溫柔,船隻似沉溺 在那無底深的溫柔裡而急欲掙脫。海湧伯默不語只顧加緊馬力,氣溫陡降,藍藍月色盤繞糾纏。
在舷側,一尾鰮魚跳出水面。月光在牠身上敷出一層銀霜白粉。才落水洗淨,又爭著跳出水面沾染月光。
海洋似乎不曾休息,月夜海洋,四處蠢動著生機。每當日落月起,白帶魚-月光海洋的主角,從白日潛藏的深暗海底出巢,循著月光擴散浮游。牠們從一丙百公尺深的陰暗海底迅速浮起,這是一段艱苦的過程,只有少數魚種能夠忍受如此快速而且頻繁的昇降水壓變化。晨曦一起,牠們又得深深潛入陰冷的海底蟄伏,如地獄釋放的鬼魂,見不得白日亮光。
在白帶魚傾巢而出的夜晚,我常常聽見海面上牠們發出的呻吟 喘聲,如淒愴呼嘯的颯颯風聲,也許,那只是牠們咬住獵物後甩擺掙扎的聲音,但我的確聽見了牠們,像是飢餓寒冷的呻吟。
    趕到漁場,已經有一、二十艘船在這裡捕魚。點點黃澄澄 漁火散遍漁場海域。我們從阿溪伯金發漁號船邊駛過,阿溪伯認出是海湧伯,對我們大喊,將一尾白帶魚舉過頭頂向我們炫耀。那尾白帶魚有阿溪伯身高那麼長,有兩掌合併一起那麼寬,大片銀光煥照著阿溪伯得意的神態。
月光下,那真是一把雄偉的銀劍。
   「×!來得太晚了。」海湧伯罵了一聲,推掉引擎,匆匆把秋刀魚掛在一串三腳魚鉤上,點上一盞誘魚燈,抛下魚餌。我和海湧伯各自看顧三條釣絲,兩根釣絲用竹竿撐在船舷外,一根握在手裡,三根釣絲深淺不同,肥美的秋刀魚會在不同流層裡漂晃、誘舞。
海湧伯曾經告訴過我,白帶魚吃餌時,不要立刻拉動釣絲,因為牠會先把魚餌「含」在嘴裡,一陣子後,才張開大口吞食。我記得那時,海湧伯抬頭看了看迷濛月光,又補充一句:「記著,少年家,牠不是普通魚仔。」
    牠不是平常善泳魚類似速度及壯碩身軀奮猛追殺獵食。牠善用虛幻月光,如隱身夜暗中的幽靈;牠陰狠咬住獵物,像要刨挖獵物深沉的靈魂,三對尖牙立樁打釘般,深深釘入獵物身體裡,直到獵物結束性命。
    有一次,我在拔下一尾上鉤白帶魚嘴裡的魚鉤時,一不小心,小指根部被牠咬住。像一把強力鐵鉗,牠硬是把嘴尖長牙釘入手指皮膚直達骨頭。那是疼到骨子裡幾近麻痺昏厥的痛。
    我頭一次出海跟海湧伯抓白帶魚時,常聽到船上對講機傳來作業漁船的對話。這裡一句「阿公,那頭一句「阿公」。我問海湧伯,「阿公」是什麼?我記得海湧伯回答說:「像我那麼老,像我那麼長,就叫做阿公。」
   「阿公」畢竟不同,海湧伯把牠拉到船邊,不敢一下子趕牠上來。總要等海浪攀上舷邊時機,一鼓作氣 把牠甩上甲板。果然是「阿公」!那頭殼嘴尖稜稜角角泛灑出銀綠光澤,如海湧伯臉上的風霜皺紋,那長牙耀閃刀鋒光芒如三對銀亮匕首晃動比劃,那透明長條背鰭搧起波波浪紋如鼓鼓湧動的潮水,那身子銀光閃閃如一疋銀緞迤邐。我不敢上前碰牠,怕壞了牠的神氣和美麗。我老是覺得,像海湧伯這樣的「阿公級」老漁人,才能觸碰那幾乎已變成海洋精靈的大尾銀劍月光。
    月光沒入雲層裡,海面燦亮銀光陡然消逝。船尾燈泡搖晃著暈黃,一圈光影外,就剩稠濃如墨的暗。
白帶魚隨著月光沒入,突然消失無蹤。釣絲靜悄悄斜入黑暗裡。海湧伯幾次拉起釣絲,調整深度,仍然沒有白帶魚魚訊。漁場裡幾艘船隻開始移動,有的往外海遠去,有的衝進灣底淺灘,漁人開動船隻各自在黑暗海上搜索劍月光的蹤跡。
    夜暗海洋並未因銀劍月光的離去而眠靜寂,各種生命像永遠不曾疲憊的潮浪,一波波湧打船舷。海洋主角,遞嬗更移。就那小小一圈燈影下,我們看到了繁華及消逝。月光已經隱去,我們無法想像燈影外的無盡黑暗裡,接下來,海洋將在船邊排演何種戲碼?
    海湧伯收起釣絲,並沒有移動船隻的打算,他坐在船尾板上,面對船尾大片黑暗,似專注的在傾聽什麼。
    一顆明亮辰浮起東方天際,西風緩緩吹起,潮流急轉。
    一響、兩響,海湧伯手掌輕拍在船尾板上,遠遠暗處響起零落拍水聲;三響、四響……海湧伯手掌節奏變得急切有力。水聲由遠漸近。
    海湧伯抛下魚餌,叫破窒悶黑暗,高聲嚷道 :「倒轉來啦,倒轉來啦!天色轉普光前,牠們倒轉來啦!」
    東邊天際淺靈一絲灰白,月光從西天雲縫斬落一道銀光,斜照海面。
    是月光對黑海洋的最後一瞥,我和海湧伯都已明白,牠們即將潛伏離去。
    濛濛海上,我又聽到銀劍月光淒淒呻吟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ajh4862507 的頭像
yajh4862507

永安國中國文領域

yajh486250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